有人曾远渡重洋,却唤此处为故乡。

肩与肩相撑,无惧任何跌落,深渊的可能。

白首不移,青云不坠。愿起孤帆,与君尽远。

鸦栖白蜡,木南之向。

© 原上草凄
Powered by LOFTER

[异能者联盟/崩塌的城邦疮痍遍地]龙息铸剑,凤火成盾

·一个小番外?但是也可当作独立的小短篇来看的!和正文并没有什么联系啊_(:зゝ∠)_

·梗来自西方魔幻四十题的第二十五题龙息铸剑,凤火成盾www写到后面就和这个梗大概没什么关系啦,可以当做是西方巨龙和西方凤凰一场曲折的恋爱小故事来看√顺便这个四十题不包括这题我写了两题+两题的小开头加起来才4000+这篇就5500+了_(:зゝ∠)_不好意思地没有写那篇米英,真的非常抱歉!因为这个故事在尝试一个有点诡异的叙事方式所以写得比较顺,也不用太过于拘束于人物性格就写得快了一些

·我说真的,米英,我,明天一定会更的!


  很遥远的山那边住着金色的巨龙。巨...

人家文手卡文了、开新坑,咱卡文了,开始画画…。

背景来自于百度图片素材、大概是罗马黑塔看完后的一点点后遗症…?

【异能者联盟】一百八十四

·太久没写所以文风奇怪、剧情可能有点不流畅我哭着。

·鸿鹰线6.26已补完,泽嫣线6.18已补完,前面已发部分有稍作修改

·因为写完并且稍作修改泽嫣线后电脑死机了、我就又码了下去、于是索性都集中在这一篇里头好了

  184.死亡之所(17).葬亡;苏醒

  她将整片世界的真实尽收眼底,披戴透彻又清晰的长袍,却肩负被唾弃抛却的罪恶。

  棕色的眸子凝望的是慢慢破碎的虚伪和妄想,埋葬在深邃里的是不复存在的纯粹和真挚。浅色的光于眉心闪耀,印记里只撰写了不属于现世的空虚和迷惘,她踏着一条万劫不复的路径,从深沉的海的那一头走来,眼底淡淡的光只是已经死...

我跟你们讲,我真的是写手……。一个因为勾搭不到画手而开始自学画画的文手!

好的这是五月份画了一点点的给自家原创小说的封面、

[異能者聯盟/崩塌的城邦瘡痍遍地]錯亂時空的糾葛 section.2

·今天没有什么废话……出奇的、

·那么看文愉快?

  Section.2

  盛夏的光景总伴着斑驳的光影与聒噪的蝉鸣,偌大的校园斜斜布着些影影绰绰的阴翳,青苔在地砖的罅隙里探出一点绿,他的手指始终反复拉拽着深蓝色的书包带,他站在一片阴影下安静地望着不远处的球场,微风与骄阳掠过翠绿的植被,转过清甜又微苦、涩得让他眼眶发干的气息,覆上浓密的犹如置身黑暗般的阴影。与他在角落一隅的安静恰好相反的是,他所望着的地方喧闹又朝气蓬勃,周围绿树上鸣蝉尖声、花这一生的时间啼鸣歌唱,盛夏正熠熠耀眼的光将这片生气盎然的地方扫得干净而温暖,来来往往的人奔跑、相互追逐着,无数声音在耳畔...

[異能者聯盟/崩塌的城邦瘡痍遍地]錯亂時空的糾葛 section.1

·黑塔鬼paro

·正在连载的《异能者联盟》的番外,和正文联系不大主要是人物。

·三、四月份修罗期,更新基本没有……还请多包涵。

·基本上跟着黑塔鬼[B站AV号566480]剧情走,目前是1P的第十一分钟,小菊去图书馆那里。那么这估计是个和正文一样需要连载的番外,希望能够食用愉快w[写这篇番外的初心是“汤米鬼”,黑塔鬼真的虐死宝宝了,所以我希望能用我笔下那些开挂的角色多打一打汤米让我心里得到慰藉嗯[有人说异色进去也是汤米鬼,但是我看黑塔火的时候一句弹幕我觉得非常合适:“异色强是强,可是彼此之间没有‘信任’”,他们进去的话估计是比常色...

【异能者联盟】一百八十三

  183.怨咒灵岛(17)

  浅淡的星芒似乎流转了一瞬,又缓缓消匿于虚无。

  半张面庞被深黑藏掖的少女轻轻攥住裙裾一角,清浅的光微弱又坚定地在一双眼瞳里闪闪烁烁,苍白的面终泛出丝浅浅的笑——轻得像坠地的落羽轻触,仅仅一瞬就已如昙花样散尽芳华——,挽起的唇细微翕动,什么言语即将出口时转转兜兜又回落心尖。她身前匿住虚妄的深黑点点褪去,熠熠的光透着黑羽的缝隙斑驳散落她的身躯上——君王的面上是温软的笑,黑蓝的瞳浸满天使的光阴,也覆满恶魔的低语轻笑,背后凝聚的黑蕴着无光的绝望,戏弄般又缓缓抽回,只余下遍地散着不详的羽——,盯住她双眸的视线噙着笑意,深沉的笑意后是片漫无又深邃的海。她的眸里是更深...

【异能者联盟】一百八十二(2)

  ——接

  整片死寂的黑暗里只有他一人的话语回旋,耳畔的轻柔嗓音已匿入无边的深黑里,他面前只余未曾改变的沉寂,深沉的夜里伫立的少年孤独又惶恐,面具下的眼瞳覆在漆黑下,盛满的光又深又暗,像是落满死去千年尘垢的宝石,附着无法磨灭的暗晦。束缚门把的丝带被风卷走,眼前浮现又消陨的鲜妍印在眼底的黑色里,过分明亮的色块大片大片涂抹出模糊的图像,惊艳绝伦的面庞似悲伤又似欣喜,他没来得及记下,来得及伸手碰触,就已散为漫天凋零的紫,什么也寻不见了。他走上前几步,矗在黑暗里的闭合的门扉坑坑洼洼,爬满的深红锈迹一触及就化为深红的碎粉,自由落体散尽,门缝里没有关,和外边一样安静黑暗得叫人窒息,但又存留着片些柔和...

【异能者联盟】一百八十二(1)

  182.死亡之所(16)

  气氛仿佛和空气那般被冷彻进骨子里的寒意封冻,少女静静看着面前的少年,垂了垂眼又缓缓张开,映着一片朦胧的绚烂的眼深邃又平静,深黑的眼瞳如叫人窒息的黑暗般无边际的寂静着,但即使是这样一双瞳色正常的眼眸,扫过空气的眼神仍然冷冽如冰,被注视的瞬间有如坠入冰冷的深谷、万劫不复的深渊般感到彻骨的冰寒。而她未曾开口,少年也能从那眼神里领会到她的意思,那双眼瞳深处依然弥散着冰封一切的冰色的眼眸里含着很深也很明晰的情绪,他自然读得出来,也读得懂,但他才组织好语言想要开口,少女就将他的话打断在了未出口之时,唇边的弧度清浅又冷冽,虽然面带笑容,眼里一点笑意也没有。

  “好,那...

【异能者联盟】一百八十一

  181.怨咒灵岛(16)

  那种像是要溺亡一切的感觉太糟糕,她在那双眼里只找到了冷冽如冰的深邃和绝望。

  铺天盖地席卷的黑暗叫人窒息,她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逃亡,叫嚣着从灵魂深处感到的森寒冰冷,每一个动作都不可自抑的颤抖和无助,像不属于自己一样软弱无力。她即便意识到了不对也来不及逃离,黑夜的君王的眼神深得像早已陨灭的深谷,也像看穿了一切般敏锐又锋利,她根本逃脱不了,那种注视之下无论是谁都只能够俯首称臣,臣服于绝望和黑暗之下,永为永夜的奴隶,匍匐在地只求最后的宽恕和救赎。

  她根本意识不到时间的流逝,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刻定格,起身的君王长发飘逸,手中的长镰如死神般收割生命。...

【异能者联盟】一百八十

  180.死亡之所(15)

  绻在最高处枝头绽放的花蕾卷过不知名地方的风,吹散所有堆积在枝头的尘灰与缠绻,九曲十八弯的心绪腾飞又落尽,散入来往又行色匆匆的行人心扉的仅有最后的余温,像遽然展翅腾飞的雏鹰,长鸣穿过覆住光的朦胧,穿透虚幻和缥缈,直直抵达了真实,又如同光影陆离的镜中世界,斑驳重叠的色块下掩埋死去的真实,透过最后的纯粹,传进视网膜景象荒谬又忠实。枝头的花枯死又盛开,飞落的蝴蝶死亡又重复,像无数交叠的镜头,反反复复不厌其烦地播放着生灵的枯荣,仍残留着璀璨的虹光之处,枯萎的纠缠的根茎细微颤动,夷为白骨的尸骸蓦然站起,空洞的眼窝里什么也不曾浮现,什么也都全部落尽繁华,散成死寂的绝望和深...

【异能者联盟】一百七十九

  179.怨咒灵岛(15).异度学校(7)

  她面前的古堡沉寂又孤独,矗立在没有一丝光的黑暗里,叫人窒息的黑暗翻滚着、咆哮着,将意图唤醒这片死寂的满怀温情的光拦在了冰冷的绝情之外,盛开的蔷薇携着荆棘环绕整片古老与沧桑,湮于黑暗的情悸透着冷冰。深黑的砖瓦覆满尘灰,砖缝里的藓苔潮湿又新鲜,爬满时光锈蚀的巨锁落在沉重的木门前,断开的钥匙卡在锁孔里,像在等待触碰之人的转动——剩下半截深埋于荆棘之下,隐隐闪动的银光微弱又冰冷,掩在了蔷薇的火热里——,又像是明显又无奈的陷阱,误入者仅有一个选择,无论结局如何都无从改变。她不远处的身后落满阳光斑驳的碎影,抽动的荆棘卷开了黑暗和孤寂,覆着枯黄与新绿的地面...

【异能者联盟】一百七十八

  178.死亡之所(14)

  坠落的瞬间整个世界都在变化,他看过携卷着深黑叶片的风,也看过断翅的鸟儿姗姗落下,看着楼房之下的地面鲜艳得过分,像是无数凝聚的鲜血,混着风中卷来的亡魂的哀鸣。

  但也仅仅是那一个瞬间的事情,笼于黑暗的世界充斥着鲜艳的色块,晕染的鲜血让深树里的黄鹂哀恸悲鸣,整个世界分解成无数艳丽又绝情的色块,杂乱混合、重叠的色彩涂抹着内心的绝望,就好像这一整片叫人窒息的绝望和黑暗。

  真正坠下时却并非想象中那样痛不欲生,他落在一片和想象相反的柔软里,柔软里荡漾着温情。

  “你好,初次见面,我叫柯莜。”

  那双紫水晶般的眼倒映着整片世界,温暖又熠熠,像一颗炽暖的星...

【异能者联盟】一百七十七

  177.怨咒灵岛(14)

  “让我……来提问?”腾飞的青鸾落在她手心梳理翎羽,少女身后巨大的青色虚影如摇曳的火焰般轻微颤栗,九点明亮的光芒映得那头长发发色渐深,如墨色般浓稠又深邃,“没有搞错吗?”

  难以言喻的压抑在这一瞬迸发,这片明亮的厅堂此时却如同毫无光芒般深沉又黑暗,像是早已铺就黑暗凝作的绳,布满黑暗交织的滔天巨网,只为拦截那一个最为特殊也最为重要的存在。轩茹轲仍然平静淡定地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垂下的眼帘遮掩了那双既深沉又透彻的宝蓝眼瞳,掠过眼前也掠过脸颊的黑色发丝蒙上些冰彻的色彩,失了最纯粹的漆黑和深邃,不再叫人窒息溺亡般深沉又纯粹,如被什么黯淡的携卷着绝望的光和风一并扫过般...

【异能者联盟】一百七十六

  176.死亡之所(13)

  肆卷的风将最后的鲜活卷落万丈的深谷,去往光明的道路上横亘漆黑的荆棘,四伏的危机和森然的未知遮蔽了跨越数年的真实,展现在他们面前的画卷蒙上伪装者的假面,遮掩而去了的空虚和池沼深渊发出呼唤与悲鸣,伸出的罪恶之手在现实晃动,不甘又狰狞。影影绰绰的树林陷在大片阴影里,扭曲又莫名鲜活的黑暗覆满生机的鲜嫩,从不知名的地方洒落的昏黄光芒映得枝桠泛黄,树叶枯萎,如同死去千年般萎靡又蔫蔫,枯草交纵的地面树根凸起,与枯草交缠的泥土不经意散出几点显眼的如血殷红。也许从树林深处,也许从死亡多年的建筑旁吹拂而来的风卷杂着腥臭,腐朽的气息揉在漫无的腥气里,从柔软的鼻腔窜入心肺,浓郁得化...

【异能者联盟】一百七十五

  175.怨咒灵岛(13).异度学校(6)

  舷窗外的黑暗浓郁得叫人窒息,她现在回想起甲板上吹拂而过的海风,依然觉得冰冷到扼住喉咙般令人无法呼吸,船舱内的一切安置妥当,柔软的被褥卷着阳光的温暖气息,她将自己深埋在雪白的被褥里,蜷缩着身体任凭柔软将自己包裹。她闭着眼,慌乱而手足无措,窒息感无助地浮上心来,她拉住被子想要扯掉,却触及一处冰冷的细嫩,让她触电般抽回手来,仿佛被浸没了口鼻般难以呼吸的窒息感让她眼前发黑,挣扎片刻后就是无力瘫软了下去。

  ——“温瑜!温瑜?”

  茫然的恍惚里,耳边传来熟悉的呼唤。

  她慢慢转开沉重的眼皮,眼前的黑暗如无边际的大海,广袤无垠,瞅不见尽头,深...

【异能者联盟】一百七十四

  174.死亡之所(12)

  他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般恐惧。

  手脚仿佛不是自己般浑浑噩噩地走至窗边,窗外洒落的光芒温暖又明亮,他却置身冰窖般寒冷,隔窗而过的人群笑容灿烂,身后的树木洒落阴翳,斑驳的碎影在罅隙里铺满灰白的地,他的手贴在毫无温度的玻璃上,不如看上去那样干净,粘稠腥臭得如死去千年的鲜血和尘垢沾满他的手,堂中灯光明亮耀眼,冷白的光扫开黑暗,又交缠在黑暗的彼端。他抽离覆住窗棂的手,所有腥气褪得干净,仿佛上一瞬死亡已久的尸骸只是眼花的错觉。光熠熠得晃眼,他只觉眼前的色块浮动虚幻,又泾渭分明地分离了温暖与冰冷,分离了夺目的炽白和窒息的黑暗,像是那一瞬所有的伪装散尽,露在他眼前的一切真...

【异能者联盟】一百七十三

  173.怨咒灵岛(12)

  早有猜测的名讳出口时,不可抑制的,上一瞬尚且平复的心情如平静一瞬的海面般掀起了轩然大波,即使是在问出问题前早有答案的轩墨也是瞳孔微缩,有一丝惊慌在那深褐色的眼里闪过,但被这般对待的轩茹轲淡然依旧,宝蓝的眼深而沉,看不见最尽头隐匿起来的片息之间的动摇,空荡的茶杯沏满茶水,白得如玉的嫩手捧住杯沿,笑容清浅又捉摸不透,她一面啜着杯中温度正好的茶水,一面看向屋子的另一头——一条蜿蜒的楼梯横亘在那,深色的木料如盘踞的黑暗,粘稠又浓郁的压抑化不尽,楼道悬挂的鲜艳挂画也露出狰狞,蓝色的碧空血般红艳,矗立的身影长发飞舞——,含笑开口,“我说,可欣呐,我知道你的起床气很重,也...

【异能者联盟】一百七十二

  172.死亡之所(11)

  一切失控的乱局是上天的玩笑,是世界的惩戒,是他的游戏。

  最巨大的网在千年前就已铺张,他隐匿在叫人窒息的黑暗里,等待收网的最后时刻。但他铺张的网纵横交错,织成的是铺天盖地的天网,不经意间将他也覆盖。

  沉沦的黑暗里有二人孤单地永恒长眠。


  抵达笼罩在黑暗里的走廊的那霎,辨不出色彩也寻不见源头的雾气从稀薄到浓郁,一点点汇聚了过来,将眼前的一切扫成了一片的灰蒙蒙。

  泽嫣只觉眼前一黑,待得整片世界重新渗进光明时,已是一片浓郁的雾气,唯有手中紧握的温暖而颤抖着的小手证明她并非孤身一人,她小心地拉着那只手,把人直接拽了过来,一声轻呼散...

【异能者联盟】一百七十一

  171.怨咒灵岛(11)

  落雨丽娜看着那簇魔焰,脑子里总会回想起来斯卡特生机尽失的那副模样,那让她胸口发痛。

  有多痛呢?

  痛到她无法呼吸,痛到所有美好和温柔都变成了悲戚和绝望,痛到她有多爱他就有多恨他。痛彻心扉的痛,就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因为长久的分别而整宿整宿辗转反侧,捂着胸口难以入眠。

  即使她已经将罪魁祸首杀死了,心中撕裂的空白依旧没有得到填补。

  那是他才填得上的空缺。

  但他已经死了,进入了温特尔的神国,离她而去,和她隔绝了生与死的沟壑,一道把天地一分为二的沟壑,她在这边,他在那边,触手可及又遥不可及,她只能对着他的尸身痛哭,即使明知于事无补。

  ...

【异能者联盟】一百七十

  170.死亡之所(10)

  世界在他不曾意识到之时崩塌,只留下完全碎裂的熟稔,剩下空白而荒唐的陌生。在那一片残忍和黑暗之中,他的善良和纯真就宛如最好笑的笑话,被涂鸦在黑暗的橱窗上。

  翻转过来的世界,到吊着的小丑们,配着凄厉寂寞的歌声,和扭曲狰狞的笑容,就是一场马戏。

  他头一次如此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时光如流沙,什么叫做无能无力。那种只能够看着湮灭的沙尘,席卷在腐朽的残垣之中,卷走所有留下的生机和人性,只残余着最后一抹不曾熄灭的摇曳的火,和空气里余韵尚存的歌曲,已经刻入记忆灵魂血脉骨肉的灵歌,是最凄苦的哀悼,最虚假的悲伤,但也是惟一没被流沙覆灭吞没的痕迹和印刻。他仅仅是闭...

【异能者联盟】一百六十九

  169.怨咒灵岛(10).异度学校(5)

  窗外是一片的紫意,薄暮最终也从天际滑落,只留下了一片交织上天空的暗夜。浅紫的月沿着赤红散尽的路径升起,洒落下一片浅淡美丽又危险之至的华光,黎清怡看着月后的阴翳,抿了抿唇,清澈纯粹的漆黑眼眸倒映着一片紫色的天空,隐隐泛着一缕带着难以言喻的恐怖的黑紫色,并且那一头在脑后扎着马尾的柔顺长发以难以瞅见的缓慢速度增长了些许。她转了个身,最后再深深地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后,就是斜靠着那浅紫色砖瓦之中无法闭合的窗户,虚着眼注视着身前几人的讨论,在绞着垂落的一丝长发的同时漫不经心一般开口,“时间到了,夏元明,我们该走了。”

  她充分明白这一下去就是彻底的万...

【异能者联盟】一百六十八

  168.死亡之所(9)

  露台一片狼藉与疮痍,烟雾缥缈,鲜血扑面淋漓。

  大战后的战场只残留着一片残垣断壁,一片恍若冤魂盘缠之地的残骸——墙体被什么锋芒整齐切断,断口平整得犹如一道平面,一道本就如此的平面,但破碎的墙纸下裸露出的砖头纹路与几乎折断的钢筋充分证实这并非原本模样;玻璃早已从窗棱之上被剥离,早已不复存在,只有一地碎屑,一地已看不出丝毫透彻晶莹的浑浊和污秽,零星散落在洇开的大片鲜血之中,有一种狼狈与无助,一种茫然与空洞,如同混沌的空白从那已然浑浊不清、映照不出半点模样的碎屑之中映出;粘稠的鲜血已然彻底滴落与凝结,不再发出分毫空洞而黏稠的声响,静谧得不带有任何的生机,所有的鲜...

·噫,新年快乐啊诸位。

·噫我觉得奥雅年费挺美的……噫我就顺手把七月份撸的婧颜也丢上来了……

·噫借此说明一下吧,市质检结束以前不会有更新嗯,不过那以后是保底日更!我要在二月以前把鬼屋撸完!否则的话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写到全班大乱斗去,现在有一个特别想写进去但又不知道怎么破的梗[这里也推荐一下柳宿太太的《荣光》,超级赞!非常喜欢太太的文笔和剧情],所以我必须早日把全班大乱斗也一并解决掉。

·去年非常充实呢,2015年1月1号,发布了第四十七章,2015年12月31号,发布了第一百六十七章[说一下,十二月更了九万二,虽然不及四月,但...

【异能者联盟】一百六十七

  167.怨咒灵岛(9)

  他们终于是进入到那间屋子之中。

  一经踏足,地面就是发出吱呀的呻吟,漆黑的色彩深邃又狰狞,似乎把一切都扭曲成狞厉的恶鬼形象,没有一丝一毫的光芒可以透进这栋屋子,好像所有来自于光明的救赎都被趋之门外,它只愿蜷在最黑暗的角落里啼哭,感受着绝望和黑暗。所有的装横都湮于这片伸手不见五指的茫茫黑暗里——只是斯卡特可以看见,某一个角落之中有一张白骨制成的森白桌子上,一支白色的蜡烛被吹过的阴风点燃,白色的蜡泪在桌面凝固成小小的干涸的湖泊,而借着这点光芒这点微弱的光亮,本就可以看见不少东西的他就是发觉有一道身影伫立在这张森白的桌子旁,一袭白衣,披散而下的长发如绸缎一般丝滑...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