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e.]黎哀/熙蕾
-[Gender.]女
-[Age.]十五
-[Belong.]†葬❤愛†家族℡®、白莲圣教飙车/拖稿势力
-[About.]「同人」黑塔利亚、全职高手、凹凸世界、时之歌project(Undertale、文豪野犬、阿松先生)「原创」异能者联盟/崩塌的城邦疮痍遍地
-[Want to say.]我喜欢你…。アメリカ。Alfred。
头像是垂年er画的我的人设!
懒癌患者、更新随缘。怀念以往的手速。
没有洁癖,但不代表没有雷点。热爱点红心,有时候不是日你loft只是追更然后热爱点红心。
cp观懒得重申,但最好别让我看到奥洪、菊湾,以及露米外右米。
会回每一个fo,因为感恩所以回fo,别再私信我说什么“我只是个小透明太太为什么要fo我”,我感谢你喜欢我,所以fo你以示感谢。当然,不要unfo最好,那样我会伤心好几天的。
-だれですか?
-カナダだよ
-[Couple]阿天

[米英]契印(上)

·西幻设定,娘塔注意,魔龙骑士艾米丽×精灵女王罗莎,余下人员设定可以自行猜测wヽ●*´∀`*●ノ

·本章含有北美双子亲情向

·信息课脑洞,如果那天联er没在空间回我的话可能会持续失踪…。16年底补了松以后持续沉迷到现在…,在信息课写了开头的时候有点儿想写チョロおそ,但是最后还是把自己拉了回来,记住自己是个米英文手_(:зゝ∠)_在墙头真的超级犹豫……但是决定至少把今年米诞也写掉再考虑淡圈吧w

·没有写完qwqqq米英成分…似乎不是太多qwqqqq但是!想表示一下我有为英诞写东西——!就先发出来了qwqq请多包容!

个人归档


  

  青翠而缥缈的春意低低地从干枯的冻土上拂去,嫩芽轻轻地从冰雪同岩石的罅隙里探出半身来,沐浴了湿润的露水,低垂了柔嫩的叶芽。旁不远处僵劲的枯枝也渐而抖落了惨凄的冰霜,雪水与晨曦的暖芒滋润着沉眠的枝桠,孕育着待萌发的柔软、虚弱的新生。石头的隙里窜出污浊的晦气,凝结湖上的冰雪迎着春的意志融作流淌的细水跌进深湖里,迸裂的冰封下漫开了温暖而轻柔的细风,扫过的荒芜便全化作了如茵的碧草、繁茂的巨树,苍翠的藤蔓盘绕着幻作晶蓝的清澈湖面,勾绕出低浅的岸畔。花藤于水底萦绕、紧攀住精致的台座,秘银描摹的神像静默地合拢双手,将柔软淌过的水流拥于怀抱,它边上干瘪的群花复又焕出春的生意,紧密缠住台座的枝蔓褪去了半些,露出精灵姣好的面容与柔软的金发。蕴满生机的魔力自精灵身上散开,漂于水里,又渗进本荒芜的冻土去,狼藉同疮痍都化成繁密的树林,生命树柔嫩的幼芽从湖心的藤蔓间渐而抽出,精灵之森在混乱之地复苏。

  “…,我、并没有死吗……”花藤俶尔自台座上散去,精灵转开她含着柔嫩春意的绿眸,漾开的水波至她眼底只余翠绿的碎光,她的眸底悄然划过点莹绿的、波动的水光,便滑进幽深的绿意里不见踪迹。精灵提着她款式古旧的裙装袖口重叠的蕾丝,轻轻撑着台座坐起身来,她轻而缓地扫开垂在身前的柔软的、像沐了神辉般圣洁的金发,拿纤细的手指捻起几层柔软却沉重的布料,站了起来。她随意地在温凉的水中招手,水流温和地将她送上岸去。精灵踩着柔软的嫩草,提着裙摆避免让草叶遭裙边蕾丝的糟蹋。

  柔软而灵动的森绿色光点萦绕在她身侧,精灵轻轻地抚摸着它们,唇边是温柔的笑,“好久不见了,小家伙们。请先为我造个花园吧,辛苦你们了。”她温柔地注视着它们盘旋着、凝结出魔法的光华,复又想起些什么,翠绿眼眸中的光辉忽而被阴翳覆去,“…我没死,意味着什么呢…?艾米……还好么?”

  精灵望着密林间浓密的荫蔽叹息着。


  微凉的风轻缓地掠过幽暗密道的灯盏,巨龙的焰火只抖落琥珀般的火星,炽亮的光华攀上晦暗的石壁,血色的纹路延着光舒开半寸便退下消散,弗朗索瓦丝拿她苍白的手拂去石门上的尘灰,微微偏头待渐近的脚步声停下,她柔软的焦糖金卷发轻轻扫过那双深邃的紫眸,明丽的火光舔舐着她苍白而瘦削的面庞,映得她眼底晕开些柔美而妖冶的血光。王春燕挽了金红的轻纱,半掩着面,含了巨龙魔力的焰光遽然向上跃去,她也将柔嫩的手抵在厚重的石门上,鎏金的瞳眸萦满燃烧的龙炎,悠长地道里悬着的灯盏全数燃起盘旋的金焰,弗朗索瓦丝轻笑着半眯了眼,“春燕呀,不必这样大排场的。魔龙已经没法再同艾米同化了,罗莎将她的半数魔力与全部的生命力化成了灵魂上永驻的契印,它出不来的。”

  “…我知道呀。”环着王春燕的金红轻纱燃起龙炎,打着转儿自她腕上掠出去,冲着漫上些寒意的地道口涌去,它于中途化成火焰凝成的炎龙,一路携着周遭跃动的金焰,“我防着的,并非艾丽莎呢。”

  弗朗索瓦丝也便回过头去,抱着白熊的女孩儿站在地道口,怯懦地望着她。女孩儿微微低下头,阴影便将她娇柔的面庞掩得只留了烟紫的眸,氤氲的朦胧蜷在浑浊的紫里,她紧搂着柔软的白熊,袖口绒絮沿上垂下的银铃静止在白熊软而长的皮毛间,女孩儿的声音柔软而轻渺,打着颤儿的尾音散在焰火的呼啸里,“我是…,承波诺弗瓦小姐的邀请而来的。……除此之外,我也想再见见艾米…,当年我也只在北境听过她的事迹罢了…”

  “噢,姐姐忘了跟你说了,”弗朗索瓦丝将卷发捋至耳后,揭下袖扣上明亮的红宝石,准确地摁进石门上法阵的阵眼,“小梅格是小艾米的孪生姐姐,只是很早便被遣往北境作和亲的牺牲品了,她们算算也近千年未曾见面了,姐姐便请她一并来了。……毕竟罗莎已经醒了,再耽搁、查瑞拉也不得不来了。”

  沉重的石门上黯淡的法阵流转起紫红的绮华,王春燕眨了眨眼,鎏金眼瞳里盘旋的龙炎聚成一点深色的琥珀,从颈饰上取下了金色的宝石,嵌入阵眼里。紫与金的光在中轴交汇,石门发出巨响,顺着它两侧的机关缓慢地上抬,烟尘从逐渐现出的阴影里弥散,玛格丽特已踩着石阶向下来——金红的轻纱已化成冰封的结晶落下——,怀中的白熊张开巨口,将沉淀的、混着毒瘴与尘灰的烟雾吞噬了。弗朗索瓦丝待石门收上,才是向里头走去,玛格丽特也急急地追在她身侧。封闭的地下室里积着泥灰,石砖缠满油滑的碧绿苔藓,罅隙里生出低矮的藓,掀开的空隙积着浑浊的水。正中央是围合的一口石棺,艾米丽正坐在打开的盖上,澈蓝的眼瞳纯粹干净、凝结着浩瀚而透彻的水色,她金棕的微卷的发显得些许干枯,僵硬地覆在她面上。

  “嘿,你们终于来啦,我待得可是无聊得很啊。”艾米丽从石棺上翻下来,拍着身上的灰,灿烂地笑着。玛格丽特萦满忧愁的烟紫眼眸终于透出些光来,她温软的微笑着,“…太好动不太好哦,艾米。”

  艾米丽安静地凝视了女孩儿半晌——漫上眼瞳的审视的冰色缓慢地又褪下去了——,才叫起来,“噢,Sis!”她清澈的蓝眸里泛起些柔软的水光,“真叫人吃惊呢,在这种地方重逢了。好久不见啦,”她拥抱了她的姐姐,“……sister。”

  玛格丽特也小心地同她拥抱,烟紫的瞳眸漾了清浅而温润的水色,她很快收敛了情绪,温软地微笑着,“……虽然我不太清楚你发生了什么…,但听波诺弗瓦小姐所言,你似乎要立刻去做些什么,”艾米丽透着覆了视线的、玛格丽特蓬软的金棕卷发望向她的旧友,弗朗索瓦丝提了她袖口的丝绸,拿她苍白纤长的食指覆在唇上,挽着妩媚的笑意。玛格丽特没注意她们,只软声说着,“……虽然我想要把你留下来,——我们很久没见了,艾米,我很愧疚——但我知晓、你有想也必须去做的事情,”她轻轻把艾米丽清瘦了的面庞,眼神哀伤地亲吻她的眉心,“我在这里等你…,然后我们再去叙叙旧,好吗?我很想你。”

  “我知道了,”艾米丽贴着她冰凉的面颊,露出温柔而宽慰的笑容,问那头抚弄着古老机关的女人,“嘿,索瓦丝,罗茜在哪儿?”

  她同身侧的人交换了眼神,便有鎏金的烈焰蹿上王春燕伸出的指的指尖,舔舐了阴潮的气,于火光里幻出片纯金的密林,林荫的罅隙里匿着精灵隐秘的踪迹。王春燕将焰光从指尖分离开来,它便炽亮得近乎要焕出白昼,在其中的精灵居处也织上发白的金,弗朗索瓦丝取了古旧的石器接住那簇渐而膨胀的火焰,念了咒叫其停歇了生长,将它放在艾米丽微凉的掌心,“…循着它去吧,艾米,当初你们同安…布拉金斯卡娅交战的地方就是罗莎在的地方了,但这些年来那早化成了荒芜,我也没法儿告诉你确切的位置,只能追溯她的血液稍作探测了。”

  “这就足够啦,辛苦你们了。”艾米丽的笑染着热度般温暖,她将器皿捧于怀中,注视那片密林的蓝眸蕴满温柔,“……这样我还找不到她,会被罗茜嘲笑至死的。”

  王春燕扫了眼潮湿的、几近腐朽的石室,挥手将苔藓同尘垢化为灰烬,“噢,琼斯,我得向你保证那绝不会发生。”巨龙鎏金的兽瞳带了骄傲,“因为我能保证你绝对能找到她,她所处的地方,与周围太过格格不入了。……奉劝你最好快些,那片地很早就划入瓦尔加斯——年长些那位——的神域范围了。”

  “…谢啦,伙计。”艾米丽似乎短暂地哀愁了片刻,黯淡的蓝色焰光自她发间迸发——手背上一瞬浮现出翠绿的、精灵王冠图样的印记——燃烧的火舌闪过冷彻的芒,缓缓凝成巨大的龙翼,玛格丽特被阴影拥覆了,艾米丽将它轻轻搭在她久别的姐妹肩上,安抚般穿过她柔软蓬松的卷发,又尽量轻地拍打了空气——它卷了未通畅的气,化成风肆卷过女孩儿们的肩头,穿出地道去了——,末端拖拽出长长的冷蓝的焰尾,她同她们道别,便张开焰火凝成的翼掠出狭小的石室,“抱歉啦,那么我便先行一步吧。”

  玛格丽特忧愁而宽慰地注视着她远去的背影,弗朗索瓦丝搭上她的肩,她紫罗兰色的眼眸里盛着斑驳交错的光影,女孩儿不知她的来意,只怯怯地看着她。索瓦丝轻轻拿开手,语气柔和、透着怀念与愁绪,“……小梅格,艾米的事情……姐姐讲些给你听,解解闷,需要么?”

  “…抱歉,麻烦您了。”她软糯地回应她。

  -TBC-


·太久没写东西了…上次写米英还是一个月前的事,复健中,还请多多包容呀。

评论 ( 2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