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心情非常的不错了…好多好多行为叫我觉得自己是被在意着的,他应当一切都看得很清楚,我那些行为的根源是为什么他应当都相当明晰,只是应我当时最后一个请求“当作无事发生”假装什么都不曾知晓罢。他并不否认slw“你的”,应当是觉得过激的反应才更显有问题,还是难以抑制地感到开心,四肢百骸的酸痛都被摆平了许多;他主动在找话题,即使知道是坐近了、又逢他想要聊天才得到的殊遇,还是会事后痴痴地笑,压着双臂想要拥抱他的欲望。

要把这大概只有一次的拥抱机会留到体育中考去呀。希望他游泳快些,希望有可能守在终点——毕竟800和1000的终点是一个——,希望能趁着那股勇气在终点猝不及防地扑上去。那样我再满分的几率才会大些。

并不想管顾后果,如果他拒绝,那就少有地强硬,拉他去隐蔽的地方悄悄地交换拥抱。

知道永远不可能开出花朵,才要分外珍惜,牟取福利都要小心翼翼。

评论 ( 3 )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