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曾远渡重洋,却唤此处为故乡。

肩与肩相撑,无惧任何跌落,深渊的可能。

白首不移,青云不坠。愿起孤帆,与君尽远。

鸦栖白蜡,木南之向。

© 原上草凄
Powered by LOFTER

【联文】龙与人鱼

大家辛苦啦!!

卖萌发糖二人组-清枫:


身为一头龙,阿尔弗雷德天生就对一切未知的东西有着非比寻常的好奇。他对龙岛之外那片遥远的人类大陆更是向往。



听去过人类大陆的龙说,那里有许多新奇有趣的东西,在他们绘声绘色的讲述中,他对那片充满着神奇的大陆更加好奇了。



在他九岁这年,他学会了如何化成人形,并且拿到了与前辈一同去人类大陆的机会。



不得不说,这里真的十分有趣,各种各样的小吃,各式各样新奇好玩的小东西,还有各类有趣的表演。所有的一切都令阿尔弗雷德感到兴奋。



但是人太多了,他和前辈们走丢了。个子还是小小的他被流动的人群挤来挤去,蓝色的眼睛里满满都是恐惧。



“这是哪儿啊……”他费力的从人群里挤出,却发现自己离与前辈们走丢的地方已经很远了。他在一个海港旁,不远处就是大海,蓝色的海水被微风吹拂着,阳光柔柔的撒在海面上,海浪翻转着,如同裹着晶亮的宝石一般。



面对如此美景,阿尔弗雷德却往后退了一步。他还不会游泳,在这种地方如果摔下去那么就完了。



“他们应该会来找我的,先等等吧。”他坐在一块石头上,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心里再次被恐惧盖满。



“没事的,没事的。”他小声的安慰自己,“英雄可不会被这一点小事就吓到!”于是他等啊等,等啊等,等到了太阳即将落到海平面的下面,等到了晚霞布满天空,他还是没有等来他的前辈们。



“去找一下吧……”他从石头上站起来,伸展了一下因为坐得太久而有些发麻的腿。他朝四周望了望,却意外瞥到了一抹金色,他一愣,正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然后走开时,隐隐约约的歌声又将他的脚步绕住。



“就去看一眼,不会有事的。”最后,他终究没有按捺住自己心里的好奇,一步一步的移向海港的边缘。


“什么都没有啊……”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的露出一个脑袋朝海底下望,可是下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


“不可能啊……啊!”歌声还在不断的传入阿尔弗雷德的耳中,他又往前移了一点,又移了一点,最后一颗石子实在看不惯他磨磨唧唧的作风,愉快的将他送入了大海的怀抱。



苦涩的海水争先恐后的涌入他的鼻子和张开的嘴巴中,渐渐失氧的感觉令他的意识发昏。



然而就当阿尔弗雷德要彻底昏过去时,那抹他瞥到的金色突然出现在他眼前,随后一双手搂住了他的腰。



你是谁……



他想问,可是他的神经已经不能支持他再做些什么,于是他昏了过去。



“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小鬼。”这是他昏迷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当阿尔弗雷德再次醒来时,天已经黑透了。他正躺在之前他坐的那块石头旁,如果不是浑身湿淋淋的,他就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等龙等得睡着了。



“喂,你醒了?”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阿尔弗雷德觉得那好像是他昏迷前听到的那个声音。



“唔……?你是谁?”阿尔弗雷德翻身坐了起来,在看到那个趴在海港边缘处看着他的青年时不由得一愣。


“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你早就去见海皇了。”青年甩了甩自己的尾巴,说道:“说起来你还真傻啊,明明都没有栏杆还一直往这边靠。”


“唔哇!你是人鱼?”阿尔弗雷德似乎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双蓝眼睛紧紧地盯着他晃来晃去的尾巴。



“嗯?是啊。”他又晃了晃尾巴,笑道,“怎么,想把我抓走吗?”


“才没有!”阿尔弗雷德猛地一阵摇头,“如果有人要抓你,我会保护你的!”



“算了吧,连游泳都不会都小鬼还想保护我?”人鱼轻嗤了一声,对此表示不屑一顾,他伸展了一下双臂,随后道,“行了,我走了,以后小心点别再掉到海里了。”


“诶!你等等!”阿尔弗雷德连忙叫住他,但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下文,他的小脸微微发红,但蓝色的眼睛里却充满了坚定,“我,我要娶你!”



“你说什么?”人鱼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个弯弯的弧度,“脑子也进水了?”



“才不是!英雄可是从来不说谎话的!”阿尔弗雷德咽了咽口水,继续道,“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之后我好去找你。”



“算了吧。”人鱼摇摇头,渐渐远离海港,“等你学会游泳了再说来找我吧,小英雄。”



“你等着吧!我肯定会去找你的!”看着他愈渐远离的背影,阿尔弗雷德又喊了一遍,“我会去娶你的!”(清枫)




人鱼甩了甩尾巴,朝着海底游去。



海水越来越清澈,深海之下就像是有一道光,照亮了周围的一切。柔软的海植物尽情舒展着自己的身体,五彩斑斓的鱼群在水中打了个转,又游向远方。人鱼友善地向它们打招呼,优美的身影像在舞蹈。



人鱼是大海的宠儿,大海赐给他们人一样的脸蛋和鱼一样的尾巴,他们可以自由地生活在深海,人鱼的美貌令所有生物倾心,人鱼的眼泪会化作世间珍贵的珍珠,人鱼的歌声充满致命的诱惑。



亚瑟是人鱼中的佼佼者,尽管他身为男性,却拥有女性没有的独特的魅力,再加上他是海皇最小的儿子,刚刚成年,正是交配的好年龄。可是这条英俊的人鱼却贪玩得很,他每天日出日落都会浮上海面放声歌唱,以捉弄过往的船舶为乐趣。海皇宠爱自己的孩子,见亚瑟的顽皮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亚瑟的婚事也闭口不谈。



“今天又遇到什么好事了?”亚瑟的兄长威廉问道。



“反正肯定又唱歌骚扰那些可怜的水手了。”二哥斯科特嗤之以鼻,“总有一天你被人类抓到榨干你的眼泪你才罢休。”



亚瑟满不在乎地哼了一声,他和斯科特相差三岁,两个人从小就喜欢拌嘴。斯科特遗传了母亲的红发,在一群金发的人鱼中也算是特别的存在了。



“今天遇到了一个特别有趣的孩子。”想起阿尔弗雷德的“豪言壮志”,亚瑟就忍不住笑起来。他深知人类抵挡不住他的美貌,即便是唱歌也要躲在礁石后面不被人类察觉,可是自己今天竟然忍不住出手救起一个落水的小孩儿,而自己也没有想到随手救上来的孩子竟然有想要娶自己的念头。



真是大胆极了。



先不说人类和人鱼之间有着不可化解的矛盾,单说人类短暂的寿命就注定了无法长久。人鱼的生命漫长,按照人类的计算,亚瑟已经23岁了,可是他却已经活了几百年。种族和时间的差距就让人鱼对人类望而却步。可也有不顾这些希望能和人类长相厮守的人鱼存在。他听说过千年前的传说,那个爱上人类的人鱼用自己的声音做代价换来了双腿,结果却落得化为泡沫的下场。



亚瑟第一次听到这个传说时用了愚蠢两个字来概括可怜的人鱼公主的一生,“明明坚持一千年就可以拥有将鱼尾化为双腿的力量,可她却选择牺牲自己的嗓子来求取人类的爱,真是愚不可及”亚瑟评价道,他的言论令母亲无言以对,他的死对头弗朗西斯笑他一点都不懂得浪漫。



“能让你觉得有趣,那这个孩子一定不一般。”威廉打趣道。



亚瑟却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没过多久就忘记了。



阿尔弗雷德终于等来了自己的同伴,他欣喜地向自己的兄弟讲述着刚才发生的奇妙经历。马修静静地听完,感叹道:“原来真的存在人鱼这种生物啊。我一直以为人鱼只是传说。”



“我们在人类当中不也是传说吗?嘿嘿,传说和传说,真是绝配!”阿尔弗雷德嗤嗤地笑着,展开翅膀在空中转了个圈,他激动极了。眼前好像浮现出美丽的人鱼答应嫁给自己的场面。



“我一定要变得强大起来,这样才能保护他!”



阿尔弗雷德望着蔚蓝色的海水,郑重地许下诺言。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有和他再相遇的那一天,到了那个时候,自己一定能够成为他的依靠。



“臭小子,才多大就想着谈恋爱!”前面的前辈笑道。



“我这叫有追求!一条拥有远大志向的龙是所向披靡的!”阿尔弗雷德下定决心,回到岛上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会游泳!(九辰 @拖更流氓-唐九辰



几百年光阴对人鱼和龙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却能让人类的野心逐渐膨胀。大陆和平的分崩离析,国与国的连年交战,战火纷飞的年代使财富成了最终胜利的前提。



人类的贪婪促使他们向人鱼们举起了火炮长枪,原本清澈宁静的汪洋上充斥着喧天的喊杀声,蔚蓝的海面逐渐被鲜血染成罪恶的红。人类将捕获的人鱼百般折磨,越多的哀嚎哭叫代表着越多的宝贵珍珠。胜利者们叫嚣着,欢笑着,脚下踏着的是无尽的白骨冤魂。



人鱼的数量急剧减少,而稀缺的事物总是格外珍贵。王公贵族们以得到一只人鱼奴隶为荣,他们让人鱼日日夜夜为他们不停歌唱取乐,多少想要反抗的人鱼都被残忍地凌虐后成为了牺牲品。这些人鱼们被剥去鱼鳞,剐去油脂作为蜡烛的原料,发现人鱼油脂能制成燃烧得更久的蜡烛的人,还因此获得了各国国王授予的荣誉勋章。



人鱼王族不得已被追杀到了龙岛边境,海皇为了孩子们能幸免于难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亚瑟与哥哥们带领一群王族在海湾中竭力逃跑,后方的人类船只仍然在向他们开炮。人类甚至用布满利刺的铁胆狠狠射进水里,长而尖的铁齿没进人鱼的身体,倒刺紧钩住他们,笑得猖狂的人们便一个个将他们拖上船。



“亚瑟,你先走…!我们留下拖住他们!”



眼见比死亡更可怕的危机已经逼近,威廉向亚瑟大喊着,随即用鱼尾将他扫了出去。



“什、什么?我不要…!”亚瑟瞪大了双眼,猝不及防地被推出好一段距离,他正想回身,却被斯科特打断。“蠢货!赶紧跑!别让我们白死在那帮恶心的人类手里!”



亚瑟咬着下唇,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他用力地点了点头,深深地看了他的哥哥们一眼,继而奋力地摆尾向海的更深处和更远处游去。



水下炸弹在亚瑟身后炸响,他不敢回头去看那片血腥恐怖的场景。他只觉得周遭的海水冰冷刺骨,不比家园那样温暖舒适。毫无休止的逃窜让他精疲力竭,他的眼前一片灰蓝。亚瑟隐约感到他冲破了什么屏障,脑袋却昏昏沉沉地无法深入思考。



前方的水域变得澄澈柔和,传来的暖意使亚瑟略微清醒了些。他看了看身后,没有追兵,于是他长舒一口气,用尽最后的力气向上方游去。亚瑟突破水面,他倒在岸边柔软的沙地上,以仅存的体力将鱼尾化成了双腿。他挣扎着想要睁眼起身,沉重的眼帘和无力的身躯成为阻碍。最终,他仍是敌不过疲惫的侵袭,偏头昏了过去,眼前最后映入的是一条暗金的龙。



“除了我谁能想到呢?最后你还不是回到我身边了——”



一条龙小心翼翼地落在了化作人形的亚瑟身边,熟悉而陌生的低沉嗓音响起,夹杂着些许惊喜和愉悦。龙的身上覆盖着尊贵的暗金鳞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它的身姿挺拔矫健,它的利爪庞大锋锐,它的双翼张扬有力,它的眼眸如同幽蓝深邃的海洋间掺进揉碎的星光。



龙的周围亮起光晕,它同样变成了一名人类青年,面孔依稀看得出当年那个小男孩的影子,只是变得更英武成熟,充满身为龙族的傲气与魅力。



“我叫阿尔弗雷德,你或许早就忘了我吧…?我这几百年来可是日日夜夜都想着去把你娶回来。”



阿尔弗雷德弯下身,脱去自己变出来的外袍,披在还未来得及给自己变身衣服的亚瑟身上。“衣服也不穿…幸亏你第一个遇见的龙是我。”阿尔弗雷德皱起眉,将亚瑟打横抱在怀里,口中不满地嘟囔着什么,步伐却平稳地向自己的龙穴走去。



他将亚瑟放在自己收集来的镶着宝石镀着金银的人类大床上,龙总是喜欢收集这些闪闪发亮的玩意儿。阿尔弗雷德坐在床边,伸出手慢慢抚过亚瑟苍白的脸颊。



“亚瑟…这是你的名字吧?我从马蒂那儿听来的。人鱼族的小王子,嘿,这不是和我更配了吗?”



阿尔弗雷德低声笑起来,他为亚瑟理顺了乱糟糟的金发,又俯身在对方白净的额间轻轻一吻。



“亚蒂…我很想你,有好多话想和你说。那群人类我不会放过的,等你醒过来我就陪你去报仇,然后和你结婚——”(辞隐 @拖更流氓-辞隐





也不知过了多久,亚瑟在阿尔弗雷德期待的目光中醒来了。



“亚蒂,你终于醒了!”龙立刻欣喜的凑了上去,迫不及待的想听爱慕之人说他仍记得自己,想听他感谢自己,夸赞自己,“你应该需要水吧?我带你去水池,等你都恢复好了,我就陪着你去找那群恶贯满盈的人类,陪着你去报仇。”



阿尔弗雷德温柔的说着,并伸出手去,想要抱起床上的人,带他去整个龙岛最漂亮的水池——那个由他建造的水池。



却不料人鱼冷冰冰的话打碎了他的一片欣喜。



“别碰我!”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亚瑟往后缩了缩,他能隐约感觉到,这个人不是坏人,可现在的他脆弱而敏感,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我很感谢你能救我,但我并不认识你,所以请不要那样称呼我,我也不需要一个无关的人陪我去报仇。”



“怎么会……你竟然真的,不记得我了吗?”阿尔弗雷德愣住了,他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中,“是我啊,阿尔弗雷德啊,几百年前在海里被你救下的那个孩子就是我啊,我说过等我长大,就要娶你的!”



可无论龙说的多么详细,目光中的期待多么强烈,人鱼都回想不起来一丝一毫,哪怕是救过人这件事。



最终,失望的阿尔弗雷德将亚瑟送到了水池边,然后怅然的离开。



即便早有心理准备,他还是想问一句为什么。为什么他会什么都不记得,哪怕是救人这件事?为什么只有自己从头到尾充满了期待?为什么他会将自己当做一个比陌生人还要再陌生一点的人来看待?



说什么无关的人,说什么不认识……



阿尔弗雷德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人类对他心心念念的亚蒂做了什么,可他不像是那么容易消极下来的人。很快再度打起精神的他给自己定了一个新任务——让亚瑟成功的记起他,然后结婚,再然后去报仇。



就这样,阿尔弗雷德再一次回到了水池边,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在水中游动的人鱼。露天的水池上方阳光洒落,印在池边的石头上,折射出耀眼炫目的光;由建造人精心选择过的晶石恰到好处的点缀在池边的石壁上,晶莹剔透,与阳光交辉,与粼粼水光中美丽的鱼鳞相映,使这里变得光怪陆离,颇有些奇异的感觉。



真漂亮。



阿尔弗雷德被自己的设计折服,但这个评论更多的是给池中人鱼的。一想到这么漂亮的他差一点就被人类的魔爪抓住,龙就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你还有什么事吗?”



亚瑟的声音响了起来,他早就感受到了一道炽热的视线,此刻终于忍不住出了声,因为他不习惯被人盯着。



“没事,就是想看看你。”阿尔弗雷德蹲了下来,语气尽了自己最大的温柔,他需要在最短的时间里给对方留下最好的印象,即使他并不特别清楚应该怎么做。



“……”亚瑟说不出什么话来,从这个人,或者说这头龙之前的话来看,他们几百年前就有过交集,而且当时的他还救过仍是个稚子的龙。



耐不住人鱼的记性实在不算好,更何况这么一件小事,几百年过去了,不是特别印象深刻刻骨铭心的事,又有谁会去记得呢?



再说结婚嫁娶之类的,怕是早被自己当成稚子的玩笑话了……



亚瑟钻入水下,在阿尔弗雷德看不太清楚的地方敲了敲脑袋。也许他也是犹豫的,也许他潜意识里并不抗拒这个人,但说到去报仇,他仍不希望让本与这件事无瓜葛的人牵扯进来。



于是他钻出水面,望着阿尔弗雷德,片刻后,有些别扭的开了口:“那,那个,我……谢谢你能救我……”



阿尔弗雷德又愣了愣,他看着亚瑟微微发红的脸,竟有些想笑,心里暗自记下了他的个性,又告诉自己不能笑出来,可唇角还是抑制不住的勾起了一个弧度。



亚瑟的脸又红了一点儿,只想没入水中给自己降降温,不过说了一半的话必须要说完,他只好定定神,继续他接下来的话。



“也许我要在你这里休养一段时间,但一旦我好了,我就会离开。我们人鱼一族的仇恨,不应该牵扯上你……”他一口气说完,不管阿尔弗雷德的反应,立刻潜入水中,一个人冷静去了。



龙这次却没有感到什么意外,他仅仅是浅浅的笑了,并更加坚定自己要陪着人鱼的决心。



末了他褪去上衣,脱去鞋子,跳入水池中,找到了那条人鱼,在人鱼惊讶的目光中抱住他,在他的耳边低语。



“我会陪你。”



水下模糊不清的声音转化成清晰的话语进入人鱼耳中,亚瑟有些惊讶的望着水中的龙,望着那双比池水更碧蓝澄澈的眼睛。



记忆里似乎,确实在某个角落,印下过这样一双闪烁着星光又藏匿着天空与大海的眼睛。(阿殊 @一只叫离殊的小菜鸡




不得不说,阿尔弗雷德为亚瑟建造的那个水池的确是挺舒适,也没有其他人靠近,亚瑟每天就在水池里游来游去,无聊的时候就坐在池边看着洒下的阳光照射在水池中反射出绚丽的光彩,困了就游到水池深处小憩一会,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如果排除不能离开水池的不自由以外的话,日子过得倒挺舒坦。



阿尔弗雷德每天都会来水池旁看望他,同他搭话,这么一天天过去,亚瑟也算是可以不那么排斥阿尔弗雷德的接触了。



“亚蒂!我来看你了!”充满元气的声音一如既往地从背后传来,人鱼回头,依旧不变的如同盛夏的阳光般的笑容和天空般干净纯粹的蓝眼睛,与往日不同的便装。



“……”亚瑟没有回复他,只是看了他一眼后又把目光投向了水池中的阳光。



阿尔弗雷德大概也是习惯了亚瑟的寡言,没有在意太多,继续保持着满分的笑容,向人鱼发出邀请。



“亚蒂,你想出去看看吗?我是说,大海。”



海还是安安静静的,好像睡着了一样。没有大风,也没有浪,蔚蓝的海面如同丝绸一样柔和,微荡着涟猗。



这还是亚瑟从被阿尔弗雷德在海边发现并带回来这么一段时间以来,第一次看到外面的景色,露天的水池能看到的天空说到底不过太小了点。亚瑟这才发现他目前是在一个岛上,四周都是海,一望不到边。



“你不怕我逃走吗?”把他放回大海里。



“你不会的。”阿尔弗雷德仍旧是那副笑眯眯的表情,似乎是十分自信。



“……”



该死,为什么这个人总是一副游刃有余自信满满的样子……倒是被他说中了,不知为何,亚瑟心底的确不太想离开这里。亚瑟偏过了头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试图掩饰脸上“并不曾存在”的红晕。



阿尔弗雷德少见的没有再继续搭话,似是同亚瑟一起享受这短暂的安静。



“……也许我并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鱼。”



亚瑟突然开口,打破了沉寂,用着微弱的声音似有若无地吐出那么一句话,目光依旧停留在那大海边际。



“我是不会认错的。”



“……”



好吧,他决定妥协了。



“我的记忆出了点问题,过去的事只能零零碎碎地记得一点点,最清晰的便是人类猎杀我们一族,四处躲藏的我的族人,以及血。兄长为了保护我把我变成了人形,相应的我也失去了原有的魔法,所以才会晕倒在海边,”亚瑟咬了咬下唇,停顿了一下,“更久以前的记忆我根本没有印象,或许以前我真的救过你吧,但那也是过去了,现在的我只想知道灭族的真相,然后……再去向人类复仇。”



阿尔弗雷德不着痕迹地抱住眼前的人鱼,不言不语,目前的他能为人鱼做的就是给他所需要的温暖。



亚瑟也没有拒绝阿尔弗雷德的拥抱,就那么静静的,一个愿意抱着,一个愿意被抱着。



现在没有魔法的他根本无法做到任何事。



“阿尔,我想去人类的世界看看。”



如果,如果阿尔弗雷德真的可以帮助他的话。




正如阿尔弗雷德允诺的那样,他拜托龙族中的贤者把亚瑟变成了人形后,与同样化为人形的自己一起来到了人类所居住的大陆上。




过往罗马式建筑外观巨大、繁复,但装饰简单大方,如今几百年过去了,一切都变得与从前大不一样,无论是人,还是物。



真真正正来到了人类的世界亚瑟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做任何准备,别说找寻几百年前到现在估计早已被淹没在历史长河的真相,就连从哪里开始找线索都不知道,一条龙和一条人鱼就那么自然的混在人群之中莽莽撞撞的四处乱跑寻找线索。



这已经是他们来到的第十九个城市,一路上也打听了不少消息,但除了一些辈分和年纪都挺大的老人从先辈嘴里听来的各种关于人鱼的被各种夸张化的传说和故事以外,没有其他有用的消息。



“休息一下吧?今天也在外面奔波了一天了,不累吗?先睡一会儿吧?”



虽然是问句,阿尔弗雷德没有让亚瑟做出决定,便自顾自地把累坏了的亚瑟轻轻抱起来放在床上,掖好被子,俯下身的时候顺便轻轻在后者额头留下一吻,动作利落自然,像是习以为常。



亚瑟也没有拒绝,至于原因他自己也不清楚。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完全接受了阿尔弗雷德对他的任意亲昵的举动,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那份对人类把他们人鱼一族灭族的恨意已经逐渐消退至消失殆尽。



他还要继续下去吗?亚瑟时常会这么想着。



奇异的气氛一直没有被打破,直到他们来到这第十九个城市的第二十三天,亚瑟在早市里看到了熟悉的人影。



“诶?亚瑟先生?”(lr @Lorryawinz




“你认识那个人、亚蒂?”他的近侍皆友人在人群中同他们招手,阿尔弗雷德先远远地看清了那人的容貌,才转过头,边伸手环住他的腰,边附在他耳边,将声音消弭在他蓬软的沙金的发间。亚瑟在他抬起头后望着他,龙族澄蓝的眼瞳里倒映着他还有些苍白的面庞,光在城市不高的玻璃窗里头迷茫地打转,倏地全都擦着他金棕的发梢落下去了,他的眼瞳里泛上些金来,瞳孔渐而凝成狭长的线,他于是抬起手来,轻柔地、安抚似的抚过他微微扎手的发,“嗯,他在人鱼未灭族前是我的近侍、也是朋友。去问问他也许会有不错的进展。”



阿尔弗雷德轻吻了他的面颊,“无论你选择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



名为霍华德的、亚瑟的半个童年玩伴听闻他们所要打听的,将他们带到间茶馆里头去,慢悠悠地和盘托出:“当年由于人类对于人鱼的错误认识、和对人鱼泪的贪婪夺取,人鱼族几乎被人类赶尽杀绝了,而您的兄长全为保护您战死了,您耗费魔力逃出来,而后、似乎就如您所说的那样,您几乎忘记了一切。”



亚瑟皱起眉头,脑中传来的剧痛像什么被刺穿、被撕开,留下血淋淋的裂口,他痛苦地颤抖着,视野化成朦胧的烟云,什么都再难看清了。阿尔弗雷德急切的呼声也不真切了,像在窒息的水底沉眠,隔绝的水将声波全数吞没、匀散了,他感到他被拥入了温暖而温柔的怀抱之中,谁一下又一下地轻抚着他的背,在他的耳边说着模糊不清的话语。他在黑暗的、血腥的海洋里挣扎着,他的灵魂仿若从人鱼族化为残垣的废墟之中飘起,随波逐流,眼前满是杀戮的鲜血、耳际全是悲嚎与咒怨,斯科特半靠着废墟里的半堵墙,在水里飘散而难以聚集的魔法元素颤巍着缠绕在他身上,他的兄长咳出血,同前来的阿尔弗雷德说了什么,便不再动作了。被时间与阿尔弗雷德的温柔几乎磨灭的复仇的念头火一般燎上他的心头,亚瑟睁大他蒙满泪水的、深邃而幽暗的眼瞳,在氤氲的雾水里,他隐约见着了龙族的大男孩温柔的笑、与盛满温柔与焦虑的海水般色彩的眼眸。



他在灾难里丢失了片平和的故土,但似乎也寻到了另一片蔚蓝而广袤的海洋。亚瑟模模糊糊地想着,他的神志在现实与记忆里徘徊,阿尔弗雷德的面庞、声音都时而遥远、时而清晰地印在脑海里,响在耳边。他缓缓地想叫自己从那片血色的噩梦里醒过来,但难以实行。亚瑟伸出手拥住了将他紧紧而又温柔抱住的男孩,他的怀抱令他感到少有的安心,他的思绪从回想的回忆里抽离出来,沉入一个香甜的梦中。



梦里是蔚蓝的大海。天在那头同共色的海面连成一片了,隐约的云在围拢的密林上空徘徊了,又窜进很高的天上消失不见了,海波像柔软的绸缎那样缠绵而轻软,又像巨龙的洞窟里熠熠的蓝宝石般透彻,沿着大陆坡一路向上了,轻轻漫上细白的沙子。他坐在海边的礁石上,任着清凉的海风抚过他细嫩而白皙、透出青蓝的血管的肌肤,晃着柔软的鱼尾。他想起来了,那次他同往常一样,浮在水面上以礁石作遮蔽,迎着温煦的日光放声歌唱。当日光明亮时,拥挤的人群从那头涌来,有个小孩儿茫然地从人群里钻出来,在海港上呆立着。他在礁石后悄悄打量着那个小孩儿,他金棕的发间穿过数缕明丽的天光,炽白的光晕在他发梢漫开,衬得一双明亮的眼瞳愈发澄澈而熠熠。



“这是哪儿啊……”小孩儿澄蓝的眼瞳里盈着恐惧,怯怯地向后退了一步,他左右看看,坐在了一块石头上,望着来往不绝的人群。



龙是天空的王,风的臣民,亚瑟看着他映着海色的蔚蓝双瞳,他们该都向往着海洋、向往着陆地,幻想着人类的生活,而他自己、他的眼瞳便是足以令人溺亡的深海了。



小孩儿独自在那儿坐了许久,直到夜色围拢的天穹,他才伸展着发麻的脚望向四周,亚瑟在礁石后歌唱,日落的海平面平静而幽深,他望着远方西沉的日轮,轻轻摇晃着自己的鱼尾。小孩儿在海港边犹豫着,失足落了下来,“不可能啊……啊!”他正欣赏着美景,偶尔转头看眼那个小孩儿,正正好看见小孩儿在水里挣扎。他叹着气游过去,搂住那孩子柔软而温热的腰,小孩儿身上是滚烫的热度——于他微凉的体温来说——,他迷蒙里伸长了双臂想拥抱他,他躲开他的手,“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小鬼啊。”



他将不习水性的小孩抱到岸上,小孩儿睡到夜色吞没一切了才转醒,他趴在海港边员看着他,便远远叫了句,“喂,你醒了?”



“唔……?你是谁?”小孩翻身坐起来,愣愣地看着他,他好笑地甩甩自己的尾巴,看着溅起的水花将孩子的蓝瞳置在片澄澈里,“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你早就去见海皇了。说起来你还真傻啊,明明都没有栏杆还一直往这边靠。”



“哇呜!你是人鱼?”小孩置若罔顾地紧盯着他的鱼尾,亚瑟毫不在意地又晃了晃尾巴,叫鳞片在月光下发亮,“嗯?是啊。怎么,像把我抓走吗?”小孩急急地否认了,“才没有!如果有人要抓你,我会保护你的!”



亚瑟伸展了一下双臂,并未当真,“算了吧,连游泳都不会的小鬼还想保护我?行了,我走了,以后小心点别再掉到海里了。”



“诶!你等等!我,我要娶你!”小孩蔚蓝的眼瞳在夜色下熠熠。



他挑了挑眉,弯起一个笑容,“你说什么?脑子也进水了吗?”小孩不出所料地、大声地反驳着,并询问他的名字,他摇摇头,划开水波朝深海游去了,“算了吧,等你学会游泳了再说来找我吧,小英雄。”



世界忽然陷入沉寂的黑暗,从天幕、密林,到沙滩、海水都化成黑暗的碎片,融入了无边的死寂之中,小孩儿的豪言壮志也逐渐消散在了风里,亚瑟从他的梦境里醒来。阿尔弗雷德正躺在他旁边,还沉在睡梦之中,他看着他金棕的发、回忆着昏睡前他蔚蓝的眼瞳,便明白龙族的男孩儿为何执着于他是救了他的那条人鱼,他的确是,他也的确没有认错。亚瑟想着便笑出了声,轻柔地拨开男孩的额发,轻轻地将吻落在他的眉心。阿尔弗雷德眨眨眼,醒了过来,他们近在咫尺地对视着,直到亚瑟感到脸庞的温度升高了才移开了视线。



“怎么了、亚蒂?”阿尔弗雷德疑惑地询问了,又关切地将双手覆上他的面颊,“你的头还在痛吗?”



亚瑟想要放声大笑,他失去了他的族人、失去了家园,他几乎失去了一切,悲伤与愤怒几乎就要将他压垮,但是所幸,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仍然深切地爱着他,为他几乎走遍了世界,就为他所说的“现在所期望做的事情”。他不再羞怯地拥住了面前的男孩,盯着那片令他迷失的蔚蓝的海洋,“阿尔弗雷德,我的确救过你,你没有认错。”亚瑟深吸了口气,“那你还记得那时候你说的吗?等你长大,”



他不再说下去,因为阿尔弗雷德轻柔地拉起他搭在他身上的手臂,亲吻他的手背,为他戴上嵌有蓝宝石的戒指。阿尔弗雷德含着笑意亲吻他,在那之前,他将他的话接了下去,


“嫁给我。”(黎哀 @拖更流氓-黎哀









来自清枫的话:这次活动是我突发奇想来的,很感谢大家陪我玩TvT,而且你们这次都超棒!赞美!


尤其感谢九辰er发出来之前都是她在负责,真的超开心TvT



大家,米诞快乐!

评论 ( 2 )
热度 ( 1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