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曾远渡重洋,却唤此处为故乡。

肩与肩相撑,无惧任何跌落,深渊的可能。

白首不移,青云不坠。愿起孤帆,与君尽远。

鸦栖白蜡,木南之向。

© 原上草凄
Powered by LOFTER

[米英]黑夜轮舞 一(0.5?)

··恶魔之谜paro!娘塔注意,全员向主米英的长篇故事!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娘塔的小姐姐们,希望大家也能喜欢小姐姐们呀…。借用恶魔之谜的设定,但是除了牵手组的舞台剧以外并没有原作剧情!甚至连要杀人的理由都是强制的w

·cp向为米英/独伊/燕樱/法加/亲子分/露普/洪湾(友情w),雷者自避

·题目从“暗杀者的舞会”化作“暗杀者的轮舞”化作“黑夜轮舞”w向一篇首拆主角的恶魔之谜同人文的作者致敬XD[关于轮舞啦w

·因为实在太想更新了!!!!就把半成品放出来了[瘪嘴]还有一部分剧情,想假装是米诞[因为我腾不出时间写了!]请多指教!

个人归档


  1.

  午后的阳光携了轻柔的和风、在柔软而苍翠的林梢留下曲嘤嘤的和鸣,打着卷儿落在芬芳的花丛里,描摹出萼片细密的脉络。亮银色的金属焊接成宽敞的花蓬,隙间嵌缀着迷幻而斑斓的琉璃瓦,花藤顺着琉璃间些许的空隙向着蓝天攀去,盛开的花蕾染着微醺的天光微笑。石径的小路边生出些柔嫩的草叶、与柔软而含蓄的花的雏蕊,它穿过片如茵的碧绿,在乳白的石桌前放缓了脚步、安静地蜿蜒向如焰火般炽烈而明媚的花田。女孩儿安然地坐在乳白的椅上,在琉璃瓦里转得斑斓而零落的光静静地扫过她金边的眼镜与柔软的、含满春意的绿眸,风带起她面前的书页、瓷杯中的红茶也漾起圈清浅的涟漪,她如金子般的发也柔软地随着风扫过她柔嫩的面颊,女孩儿整整胸前的领结,将长发编成发辫,垂在身后。她轻轻搅拌了杯中温热的红茶,将茶匙轻轻放置在盘上,女孩儿轻抿了一口,石径那头便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将瓷杯放下,面庞上浮现出柔软的笑意。、

  “——抱歉啦!”另一个女孩儿映着温煦的光轻快地奔来,光软化了她杂乱的金发,将存有棱角的蜷曲化作了柔软的弧度,她钴蓝的眼瞳也盛满温暖的光,像是透过阳光的蓝宝石,炽暖而熠熠,她将石桌那头的椅子搬到女孩身边,温暖柔嫩的手将她搂进柔软的、满是阳光的气息的怀抱里,“噢、我亲爱的罗茜、我来迟是有理由的!——你猜猜我去做了什么?”

  罗莎伸手将她蓬软的卷发轻柔地、一点点儿地抚平,纤细的手指划过那柔软的发,笑容温和,“…不猜,我猜不中的。你做的事呀、全在我的思维范围之外。”女孩儿笑起来,凑上来亲吻她柔软的发、柔嫩而温暖的面颊,罗莎拿另一只手扣住她的手,“…一会儿再亲热也不迟,艾米、你的茶要凉了。”

  “可是罗茜、待会就有很多人了,”艾米丽把面庞埋在罗莎柔软的发间,玫瑰的馨香溢满她的鼻腔,她的金发像上好的丝绸,柔软而顺滑、有金子般的色,罗莎的动作一顿,轻轻提着她的衣服叫她抬起头来,温润的光满上她翠绿的眼瞳,只在她眨眼的瞬间留下浅淡的些许阴霾,“…你的意思是、你把大家都叫来了?……我只想邀请你的,艾米。”她的耳尖泛上晕开的微红,女孩儿轻轻拉开椅子站起身来,“…我去为她们准备茶具和茶了。如果途中她们来了、替我招待一下她们吧。”

  化作斑斓的光晃悠地透过叶间的缝隙落下来,破碎的光斑晃着艾米丽的视线,她抿抿唇,跨过那些闪烁的光,跑过去将她清傲的玫瑰拥在怀中,罗莎在她怀里轻轻颤抖着,慢慢放下条件反射去拿枪的手。艾米丽从背后揽着罗莎纤细而柔软的腰肢,伏在她耳边无措地解释着,“我不是那个意思,罗茜…我只是觉得大家都聚在一起比较热闹,你看、之前在那里,你也没有和大家搞好关系…因为罗茜看上去很孤独、很寂寞,我啊,想让罗茜一直一直笑着。”罗莎轻轻将手搭在她的腕上,她似乎找回了点自信,又笑起来,“不过,罗茜的心只能属于我哦。”

  “……谢谢。但我不会因此开心的、不会哦。”

  罗莎回过身来轻轻地拥抱她,她翠绿的眼瞳经消融的雪水温柔地抚过,只剩了漫开的、柔和而温暖的春光,艾米丽于是亲吻她柔软的眼睑和她卷翘而细密的睫毛,女孩儿白皙的面颊上浮着浅淡的红晕,微垂的眼帘覆住溢满欣喜与羞意的眸子。“这种时候就不要傲娇啦、你明明很开心的。”艾米丽顺着她的腰肢,隔着柔软的衣物抚摩她的脊背,那里亘着丑陋的伤疤,于是她无视她软弱的抗拒,怜惜地吻上她柔软的唇。她们立在温煦的阳光里头,在苍翠与鲜妍的拥簇里拥吻,从那一头卷来的带着玫瑰的芳香的风也添了甜蜜的味道。

  风儿卷着浓郁的鸢尾花香扫过她们柔嫩的面颊,艾米丽依依不舍地放开怀中的女孩儿,朝石径那头悠然走来的女人抱怨,“嘿、索瓦丝,你可太会抓时间了吧?”

  “哦呀、这可不是姐姐的错呀?”柔和的风轻巧地带走女人身上鸢尾花粘稠而浓淳的芬香,卷着缕焦糖金的卷发拂过她盛满笑意的紫眸,那里早已是片盛放的紫罗兰花田,溢满浪漫而温柔的蓝紫。罗莎借她们俩对话的片息躲去她的花屋拿茶具、备茶了,弗朗索瓦丝于是牵着玛格丽特走到艾米丽身前去。玛格丽特蓬软的金棕色卷发间也随柔风飘出甜腻的花香来,发间歪歪别着枫叶的发卡,喜静的女孩用怀抱的白熊玩偶遮去了大半的面孔,只露出双温柔而羞赧的、仿佛蒙着烟雾般的紫眸来。玛格丽特的声音轻软,带着难以抑制的笑意,“…好久不见了,艾米。”

  于是艾米丽同她被逐出一族的姐姐交换了个拥抱,也与弗朗索瓦丝礼貌地拥抱了:“说真的、索瓦丝,你身上太香了吧?”弗朗索瓦丝转了转自己脸旁垂下的发,露出神秘的笑,便捏捏玛格丽特的手,同她去玫瑰花田赏花了。

  “哦哦、柯克兰的花园还不赖嘛。”在她们之后、东方的姑娘们一同从石径那头走来,王春燕还盘着她黑棕的披肩短发,上头别了朵柔嫩的牡丹,鎏金的眼瞳里是与话语里一致的赞许。本田樱还拘束地提着她柔软的绵绸长裙,踮着脚避开石缝里柔嫩的草叶,嘴角噙着清浅的微笑。她们边走视线边掠过整片色调温柔的花园,走到花藤前惊叹了又走回石桌边提着长裙入座了。王春燕挽着袖子遗憾地晃着瓷杯里失了温存的茶水,“哎呀,真可惜呐,还一口没喝呢。”

  本田樱掩着嘴轻轻地笑了,“若是春燕你还愿喝的话,也不算浪费。或是艾米丽同学、不,艾米丽小姐愿喝的话,也不算辜了这好茶。”

  “那还是免了吧,哎呀,真是可惜了这茶呐。”王春燕叹息着摇摇头,她微微偏头看向本田樱,目光擦过姑娘柔顺松软的黑发瞥见一旁花田中的二人,弗朗索瓦丝搂着玛格丽特,同她在鲜妍的玫瑰丛里接吻,女孩儿的面颊便像周围四合的艳丽炽烈的赤色花海般绯红了。王春燕盯着同来的姑娘的面庞,本田樱粉嫩的唇微抿着,金棕的眼瞳经柔软的天光的照耀,熠熠得像要迸出璀璨的流光,姑娘察觉到她的注视,微微偏侧着头看她,王春燕便效仿那个女人,一面拥住她一面亲吻她。冷淡的姑娘慌乱地闭了眼,抓着她领口的衣襟,“请、请别这样…”

  “噢、两个老流氓…”艾米丽小声地嘟囔了,将石桌上的瓷杯放在茶盘上一并端去了那间花屋。她小心地推开花藤编织的小门,扑鼻而来的是芬芳的花香,它们同浓淳的茶香紧密地交缠在一块儿,罗莎在里面忙活——事实上,她丝毫不忙乱——,金色的长发间落着在花藤与枝叶间化成碎斑的光,她白皙的面颊在光影里轮转着,艾米丽将茶盘随意放在一旁的台子上,趁罗莎暂时歇息的时刻将她紧紧地拥住,她盯了会儿罗莎额上透过光而发亮的汗珠,拿了片罗莎偷偷放在她口袋里的、绣着玫瑰花的方巾擦去她额上、面颊上的汗。罗莎将备好的东西全放在另一个略大的茶盘上,小心地推得远一些,才转过身去,“…我不是让你替我招待一下她们吗?”她口中说着,眼里掠过的仍是些喜意,“……怎么了?”

  艾米丽看着她精致的面容,伸手抚上她白皙柔嫩的面颊,露出温柔而幸福的笑容,“——女英雄在那里遇见的是你,真是太好了呀。”


  “恭喜你合格了、罗莎。”

  她的兄长、亚瑟·柯克兰对她露出温柔而忧伤的微笑,俯下身子亲吻她柔软的发旋。她在兄长的怀抱里喘息,一旁的靶子上还插着她的小刀,女孩儿迎着温煦的阳光,轻软地微笑着。亚瑟等她不再颤抖了才松开她,牵着她冰凉的手,领着她去了他的办公室,为她冲泡一杯水温刚好的红茶。英/国人轻微地皱着眉头,“听着、罗莎,你合格了,你将被转入世界学园的十年白班——那是个不存在的班级——,”他怜惜地抚着她柔嫩的面颊,罗莎看着他满是愁绪的幽绿的眼瞳,它很长时间都这样积着阴霾,在铅灰的雨云之后晦暗不明着,“在那里有十二位——包括你——暗杀者,你们要去杀第十三位、并非暗杀者的那位与众不同的人,暗杀成功的、能够实现一个愿望。……你的愿望是什么呢,罗莎?”

  “…没有、”女孩儿翠绿的眼瞳清澈而淡漠,“我没有愿望。”

  罗莎安静地盯着瓷杯上氤氲的雾气,它们攀上她金边的镜框、将兄长忧愁的面容模糊了。亚瑟叹着气将手中的文件归到一旁,他温柔地抚过她的头顶,顺着她柔软的金发轻轻将手搭在她肩上,“……没关系的、兴许你到了那里,人生就有追求了。你想到了你的愿望,就与王湾小姐说吧,她会告诉海德薇莉女士的。”她的兄长幽晦的眼瞳里漫上些温柔的光晕,在翠绿的叶尖漫开通透的金色,他俯下身,隔着她蓬软的金发亲吻她的眉心,“这次把你送到那里,也有想让你找到人生追求的意思。……祝你好运,罗莎。”


  昏黄的天光温柔地将每一寸土地纳入怀抱,轻柔地擦拭了澄蓝的碧空,穿过片污浊的废气,在绿叶细密的罅隙间游鱼般腾飞遨游,化作光斑散落在林荫道间了。世界学园的学生紧紧地占了阴凉的行道,女孩儿安然地倚靠着绿藤缠覆的花篱,纤长而柔嫩的手指在终端上轻点,世界学园的地图在浮空的数据屏幕上显出来,她在相似的建筑群里寻觅了,才将终端关闭,朝着通天般耸立的高大建筑走去了。教学区域里的学生已经基本散去了,薄暮带着温暖而柔软的色将空阔化成带着暖意的空虚,敞着门、门牌上贴着由工整而优雅的字迹所写的“白班”的教室里便落满这样的光,它悄悄的将温暖从里头带出来,在白瓷砖上一并化成了揉碎了的温存,连同光里飞扬的浮尘也变得温柔了。罗莎屏着呼吸凑到门边,靠窗的桌子上坐着个女孩儿,夕暮最后的璀璨全落在她身上那般、她蓬松而柔软的卷发像金子般灿烂而熠熠,钴蓝的眼瞳在遮覆了大半张面庞的阴翳里闪耀,是同阳光一样的温暖。她澄澈的眼眸里盛满温暖的笑意。

  像落入凡间的天使。

  “一号、罗莎·柯克兰!”女孩儿从课桌上蹦下来,拿她白皙的手压着飘飞的裙摆,站在讲台上高举着花名册,她朗声念出上面的名字来,又偏头轻软地微笑了下,卷着脸庞蜷曲的卷发,“——嗯、是个很温柔的名字呀!不知道是个怎样的人呢?”女孩子自个儿笑起来,“真想快点见到呢——,二号、爱丽丝·瓦尔加斯,三号、本田樱,四号…玛格丽特·威廉姆斯?咦——?”

  漫上她面庞的绯红同眼中的讶异与欣喜散去了,罗莎把自己藏到门后,再探出头时猝不及防地对上了那双温暖的、熠熠而澄澈的钴蓝的眸子,女孩儿朝她温暖而纯真地笑着,叫她翠绿的眼瞳中也泛起温柔的水光,洗去了凝结的冰雪,女孩儿还将名单念下去,“十号、王湾,十一号、安娜·布拉金斯卡娅,十二号、柏妮丝·贝什米特,”她停顿了一下,朝她伸出手来,“十三号!艾米丽·琼斯!很高兴认识你!”她湛蓝的眼瞳里迸出叫人难以移开视线的光来,罗莎迟疑地将手搭上去,她的手温暖而柔嫩,指腹没有所结的茧,是只未经人事的手,与她不同。艾米丽背着渐而黯淡的天光,在渐深的黑暗里温暖地笑着,她紧紧握着她的手,指尖收紧的力道轻微颤抖。“…罗莎。学号一号的罗莎·柯克兰。今后请多指教。”罗莎轻柔而不可抗拒地将她们紧握的手分开,艾米丽瘪瘪嘴,突然看着她的身后、露出了惊讶的神情来,“噢、哥——?你在这里呀!”

  罗莎于是便回过身去,十九岁的大男孩抱着文件站在离她几十厘米的地方。他金棕的发在浮尘飞散的光里很是显眼,与艾米丽相似的蔚蓝眼瞳清澈而澄净,罗莎又看了看艾米丽,女孩儿已走到他面前去,语气里带着怒意、眼瞳里却满是笑意地说着,“等会儿、阿尔弗雷德,你说你所找到了的、符合你英雄的身份的工作——就是这个?”

  “噢、艾米,别这样说啦——。”阿尔弗雷德笑着揉揉她蓬软的卷发,将修长的食指轻轻放在唇前,“——是因为亚蒂、还有伊丽莎白他们都说,这儿差一个老师、而hero我又很合适,我就来啦。刚好解决亚蒂的烦恼、不是很hero的事情吗?”

  艾米丽便用无奈的口吻回复她的兄长,“好啦好啦,你觉得是、那就是了。噢,对了,罗茜,”女孩儿弯眼笑着,湛蓝的眼瞳在光里化作了澄澈而透明的宝石,盛着温柔的光与温暖的笑意,她柔软的卷发轻轻掠过她透彻的眼,光晕轻轻地模糊了她的发梢,叫罗莎失神了片刻,“这是我、”艾米丽叹了口气,指着走进教室将文件放到讲台上的大男孩,很是不情愿地介绍道,“这么大了还做着英雄梦的、傻哥哥。——虽然是个好哥哥啦。咦、对了,你来这干嘛?”里头的人带着点委屈地回复她,“Hero只是想来看看人到齐了没,开个什么班会的啦。毕竟hero啊、是白班的班导啊。”

  “嘛、那你就慢慢等她们来啦,等你想开班会的时候再给我打电话吧。”艾米丽偏头看向罗莎,不/列/颠的女孩儿也正用她冰冷里带着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他们俩,她翠绿的眼瞳里积了冷彻的冰雪,在密林的罅隙里又留下丝丝缕缕浅淡的光,艾米丽于是同她的兄长打了招呼,牵起女孩儿微凉而柔软的手,艾米丽钴蓝的眼瞳在静寂的夜色里化成了星辰,流淌以温柔的深蓝光河,语气因喜悦而轻快,“现在嘛、我想带罗茜去个地方。”

  带了凉意的风伴着奔跑吹起她柔软的金发,罗莎腾出只手将长发全收拢在衣服里,她们在空阔而沉静的校园里狂奔。人潮散在了合拢的夜色之中,林木的阴影成了斑驳的碎影,交织出诡谲而奇异的美感,她们穿过许多条行道,一直奔至繁密的丛林之中去。建筑群的影子将光全数拦下了,艾米丽于是摁亮了终端的屏幕,当做手电筒使用,夜色已经将校园拥入冰凉而静默的怀抱,耳边只有腐朽的枝叶的响声、枝叶间沙沙的风声。她们在这片绿色的城堡的尽头停下脚步来,艾米丽拨开垂落的芭蕉叶片,露出后面古老而典雅的一片后庭花园来。攀附花藤的花架掩在枝叶里几乎消失,被草叶遮掩的石径边开满绚丽的花朵,百花拥簇着中间一方圆形的土地,那儿摆放着乳白的石桌与石凳,桌上栖息着只白鸽,它将橄榄枝轻轻放在桌上,便化成白色的流光腾飞远去了。罗莎讶异地瞪大了眼,艾米丽看着她眼中消融的雪水——它们轻柔地冲刷过那一片碧澄的翠绿,同温柔的水光不分彼此——,将目光落回花园,不无得意地轻轻摇着相握的手,“这是女英雄刚刚——发现的哦!你喜欢的话、可以把这里称作‘秘密花园’!很贴切不是吗?”艾米丽又松开手,站到石径上去,张开手臂,拥抱这片温柔的空气,“你是我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人、嗯、你看起来、很温柔也很文雅,我想你会喜欢这里、所以就带你来了。”

  “你真的很喜欢这里的样子、”女孩儿偏头微笑着,满足而温柔,“那真是太好啦!”

  终端散出的光照亮她的面颊、她清澈又幽深的眼眸,融化在她蓬软而卷曲的发间,罗莎双颊泛红地打量着花园,“……谁、谁说我喜欢这里了。只是帮你留面子…才表现得喜欢这里的。”她低着头看着石径边柔嫩的、盛放的花朵,抬头时撞上艾米丽盛满笑意的目光,有些羞恼地拉了拉自己又垂下的金发,咬着唇走过去,轻轻地拥抱了几十分钟前才初识的女孩,让黑暗掩去眼底的羞赧与喜意,“……好吧,我是喜欢这里。谢谢。”

  -T这章还有点儿剧情呀C-


·很久没碰米英啦,也在不断地爬墙里,但还是想把想写的故事写给你们看♪小姐姐们是世界上最棒的珍宝!

评论 ( 17 )
热度 ( 38 )